工商时报4日社论「美国债务歹戏尚未落幕」内容如下:
 
 美国众参议院于8月1日与2日,分别通过提高债务上限以及中期财政整顿计画的提案,将至少调升举债限额至2012年总统大选前所需之2.1兆美元,并分两阶段在未来10年删减2.5兆美元的财政赤字。悬宕多时的债务议题虽看似结束,但就现实而言,美国债务歹戏尚未落幕。 

 美债僵局的起因主要在于民主与共和两党对于中长期财政整顿计画的见解不一。民主党主张取消过去布希政府的减税方案,并透过增加政府税收来减低赤字;共和党认为增加税负将对企业投资造成负面影响,希望以删减医疗方案缩减政府支出的方式进行。由于歧见甚大,加上明年总统大选的政治操作,使得双方人马僵持不下。 

 详究目前草案,债务限额部份,共和党同意至少调升2.1兆美元满足明年总统大选前所需的举债限额,因此在大选前类如过去一个月市场担忧美国陷入倒帐风险的可能性已大幅降低。中长期财政整顿计画方面,民主党同意退让分两阶段进行,第一阶段将于未来10年减少9,170亿美元的财政支出,并在今年11月前就第二阶段1.5兆美元的赤字删减展开协商。 

 虽然美国已顺利调升债限,但其债务危机尚未消除,原因有三:首先,两党同意分两阶段进行中长期财政整顿计画财政赤字的删减,让共和党于接下来几个月至明年选举前有足够的议题作政治操作。况且,目前协议只对第二阶段赤字删减额度作讨论,对于如何达到此一目标并没有明确的说明。易言之,未来到底是以民主党所偏好的增税来减低赤字,还是依共和党过去所要求的大删各项社会保险与福利政策仍不得而知。未来相关议题的炒作,仍将让美国政经情势再兴波澜。 

 其次,目前2.5兆美元的减赤规模,离信评机构认为可让美国债务占GDP比不再持续扩大的4兆美元,仍有一段差距。信评机构之所以不断对美国政府提出警讯,其担忧的关键并非在于债务限额的调升,而是中期美国债务膨胀问题能否有效解决。有鑒于减赤规模不足,加以美国债务压力依旧,美国长期信评展望是否能回到正向评等仍有变数,故未来三个月内美国丧失其最高Aaa债信评等的风险仍未解除。 

  第三,此波债信风暴已为美国经济带来实质的损害。就金融体系言,美国公债一向为短期资金的回购市场之重要担保品,先前市场担忧8月2日前美国无法顺利调升举债限额而导致美国公债作为担保品的价值大幅滑落,货币市场贷款者乃大举增加现金部位以因应可能需补足的担保金,造成货币市场资金供需出现扭曲。更具体地说,过去银行常以美国公债作为担保品以促进资金的流通,受到本次美国债信事件的影响,银行与其他机构为因应可能要增补担保品价值的资金需求,以及可能出现的流动性风险,纷纷增加手中的现金部位,导致借贷成本较原先预估大幅攀升,而增提现金準备的需求也排挤原有的资金运作,进一步导致民间部门贷款难度的提高。由于美国信评遭调降的风险尚未完全解除,因此货币市场的扭曲仍是不可忽视的风险。 

 就经济基本面言,由于债务风险增添市场的不确定性,造成企业在美国经济成长前景不明的担忧下减缓投资,近期美国投资相应出现放缓迹象,这一现象由耐久财报告中资本财成长的转慢即可窥知一二。美国民众信心亦因债信发展未明而大幅滑落,7月初密西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的剧降,更拖累原本表现不佳的消费成长。而媒体对于相关议题或其可能产生冲击的大幅报导,亦进一步加深企业与民众的担忧。随着第二波财政协议的发展,相关议题将持续发酵,可能再度抑制美国企业与民众信心的回升。 

 就财政政策言,政府部门持续缩减财政支出成为既定事实,过去美国政府以刺激方案推升经济成长的景象将不复见。为有效减缓美国债务膨胀的速度,未来美国政府必须要节衣缩食来减低财政赤字。因此,将无法像过去一样,推出许许多多的激励景气方案来维持经济。 

 整体而言,虽然改善美国财政体质是刻不容缓的事,但市场原本预期在民间投资与消费已进入自发性成长下,即使美国政府进行财政缩减,投资与消费的成长仍可使整顿期间的美国经济维持一定成长。惟两党政治上的纷扰持续为市场带来动荡与不安,进而使得企业投资暂缓、民众信心下滑。易言之,即使美国债务限额已顺利调升,但本次债信危机已为经济带来实质性损害,在消费与投资成长动能受损,加以财政支出删减下,未来美国经济基本面的成长动能将大不如前。未来美国能否维持最高Aaa的信评,加上财政整顿计画可能带来的波澜,凡此均将持续为美国经济带来动荡与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