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时报社论:有没有FU是现在年轻人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意思就是对一个人或一件事情有没有「感觉」,这个新世代的用词最近也变成了政治人物的时髦语彙。马英九总统上任3年,做事认真负责,终日临渊履薄,称其为正派用功的好人,多数民众应无异议。只是,每当其细数起这几年的政绩时,或许每件每项都有凭有据,甚至也是大家有目共睹,但奇怪的是,民众却总是抱怨没有感觉,也就是丝毫没有FU。所幸马总统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正积极试图找寻脱困的答案,希望民众对他恢复信心。针对日前马总统拍板定案实施的「育儿特别扣除额」,行政院政务委员薛承泰特别撰文说明这项「催生」措施,主要就是让年轻人有FU。我们支持马总统正视少子化问题的政策态度,但却不认为这样「给钱」,年轻人就会有FU。更何况,就算有FU,也要有效才行。 

 少子化是许多先进国家共同面临的难题,马政府能够将其提升至国家安全层级来对待,不啻是一个正确而有远见的决定。惟生育行为极为複杂,造成少子化的原因亦甚为多元,非以全盘而整体的综合性措施来解决将无以竟其功。根据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Gary Becker的研究,若将小孩当成是一种「消费财」,实证得知小孩这项「财货」的价格需求弹性的确是显着的。换言之,依照经济学的需求法则,若能降低小孩的单位「价格」,则家庭对小孩的「需求量」将会随之增加,亦即社会的小孩生育数会提高。 

 就此而言,政府为刺激生育而适度採取金钱式的补助或减税措施,增强民众生育的诱因,应是一项合理的作法。其实,这也是世界先进国家普遍性的作法,虽然大家都知道鼓励生育绝非靠单一药方就得以奏效。 

   惟即使如此,政府在「给钱」催生时,不但要给到让民众有FU,还要让所给的钱发挥最大的效果。根据儿福联盟的统计,育儿前6年的花费约需125万元,亦即平均每年20余万元。按照政府这次所提扩大办理0~2岁育儿补助方案,除原发给的每月3,000~5,000元不等的托育补助外,并扩大保母托育服务範围,加码给予自行照护幼儿的家庭,每人每月2,500~5,000元的育儿补助。将其换算成年补助额可知,每一家庭育儿的前2年平均每年得到的补助,大约占全部育儿成本的1/10至3/10之间。虽然对育儿家庭而言,补助金额愈高,诱因当愈强,但在政府预算受限的情况下,这个金额应该已足以让年轻人感到些许的FU才对。 

   尤有甚者,为了弥补现行制度欠缺照顾2~5岁幼儿的政策缺口,行政院计画推出每年每一幼儿2.5万元的综所税「育儿特别扣除额」,但只适用于综所税率5%及12%这二个级距的家庭。按此计算,税率5%的家庭每年每一幼儿可获得的减税利益为1,250元,税率12%的家庭最多亦只有3,000元。相对于0~2岁幼儿的补助,这项扣除额简直就是戋戋之数。以此金额要让年轻人感到有FU,可能很困难;就算有FU好了,但是否因此而可达到刺激生育的效果,亦令人质疑。更严重的是,一个家庭生育了一个小孩,前2年每年可获得政府18,000~60,000元的补助,但一到小孩2~5岁时,每年可获得的政府补助突然剧降至每年1,250~3,000元。行政院或许认为民众至少会有「无鱼虾也好」的感觉,但就整体资源的使用效率而言,这种作法的边际催生效果根本微乎其微,无异是一种浪费性的开支。行政院实不如将这笔钱做更集中而聚焦的使用,或另做其他更有效的规画。 

   行政院所提出的「因应少子化方案」共包括了10个项目,但育儿补助与特别扣除额乃是其中最重要的金钱诱因措施。政府给钱的直接目的就是为了「催生」,以此目的而言,那些已经出生的小孩应当不是此一措施的主要对象。惟行政院的扩大与增强育儿补助措施并没有限制只适用于未来的新生儿身上,从而乃使得政府对「既有」育儿家庭的补助照顾更加提高,然此一作法可否真能产生鼓励年轻人「新生」小孩的效果,则仍有待观察。 

   据估计,光是补助与特别扣除额这二项强化措施就要花费大约34~36亿元。其实,这些钱都是花在已经出生的小孩身上,并没有任何立即实际「催生」的意义。未来新增的小孩与所需经费如何,还是个未知数。假如政府可以将这笔钱全数集中用于补助未来新生的幼儿身上,相信发挥激励年轻人生育的效果将更大。至于已出生的幼儿,政府应该做的不再是「催生」,而是要保障其受到妥善的照顾,尤其是应加强对低所得或弱势家庭的育儿补助。 

   我们要强调的是,社会上对解决少子化问题的共识业已形成,只要政府就此提出的相关对策,民众大都会接受与支持。然而,由于政府财政极度拮据,施政的每一分钱都需要用在刀口上。基此,我们反对只是把育儿特别扣除额当做是一项「聊胜于无」思维下的弥补工具;更进一步主张政府在金钱诱因措施的设计上,应再精细地将「已出生」及「未出生」的对象分开,俾能更有效地激发「催生」效果。毕竟,政府给钱让民众有FU,固然有其目的,但如何让政策确实产生效果,毋宁才更重要。